写在前面

蒟蒻的第一篇文章,可能也是最后一篇。

之前蒟蒻一直在用Hexo博客(戳这里),这个洛谷博客创建后就再也没管了,但毕竟是在洛谷度过了接近两个春秋,就以这篇博客作为我 $OI$ 生涯的终章吧。

Day -1

寝室同学的呼噜声震天,凌晨三点把我吵醒,真的难受。今天早上开始最后一场 $CSP$ 模拟赛。毕竟是 $Day\ 1$ 的题,还是比较水的。 $T1$ 是一个裸的最小生成树,但我没有判不连通输出-1而丢了 $30pts$ (不愧是我)。 $T2$ 是树上倍增,不过毒瘤出题人为了卡常不顾同学感受强行把时间开成 $0.5s$ ,导致 $\Theta(n\log n)$ 算法需要一定的卡常。 $T3$ 需要找规律,不过没有 $O(EIS)$ 算法,都只能用 $\Theta(n)$ 递推式加矩阵快速幂过 $10^{18}$ 的数据。

下午先听评讲,改题,然后想着奇数年考大模拟或者搜索,于是去打了一下华容道Mayan游戏。晚上问了一下上一届的 $dalao$ 怎么复习,按他的指导,复习了一下绿色蓝色的模板(最短路,负环, $manacher$ , $kmp$ )。放弃颓废修仙,早早睡了。

Day 0

早上模拟赛 $Day2$ 。天真的我以为是信心赛,而且看 $T1$ 就是一个逆序对裸题,感觉很好。但一看 $T2$ ,就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。接着看 $T3$ , $woc?$ ,三道计数类问题?特别是 $T3$ 玄妙到读不懂题,真的奔溃。开始打 $T1$ ,原以为 $10min$ 的秒杀题结果离散化调了 $30min$ 。打完 $T1$ ,再看看 $T2$ 毒奶一口这一定是一个 $DP$ 。然后放弃,看旁边同学在干什么, 大艹!没关网!于是和同学快乐鸡肋如斯了三把,然后又扫了几次雷,玩儿了一会儿 $Minecraft$ 。开始想 $T2$ 的暴力,越想越觉得像是一个记忆化搜索(真香)。没事没事反正 $DP$ 的本质就是记忆化搜索。类似数位 $DP$ ,细节有点小多,但觉得不是很难。再看 $T3$ 数据范围, $subtask$ ?还只有 $1pts$ ?我也是有骨气的人,这一分我不恰!

行吧最后 $200pts$ 收场,但你们为什么都不去打 $T2$ ?算了一下,两天一共 $430pts$ 。如果明天 $CSP$ 也可以考出这个分数,我就满足了。下午讲题改题,但 $T3$ 没有人 $A$ ,于是我一直颓到 $3:30pm$ 放学,准备去考场旁边的酒店

$Day\ 0$ 晚上日常颓废,但是还是早点睡,免得 $Day\ 1$ 爆零。

Day 1

晚上有点失眠,早上起来巨困,但不敢喝咖啡(我喝咖啡之后肚子会痛,淦)。早上先发题,但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发题人不把密码放到 $ftp$ 上,而是投影到大屏幕上,更可恶的是那个密码最后一位是 $?$ ,当时没看出来,密码错了好几次。看一看 $T1$ ,这不是一个简单的递归吗?在康康 $T2$ ,这题好像做过?但是我记不得了 qwq ,但想想应该不难。再看 $T3$ 暴力分, $dfs$ +链+菊花图有 $60pts!$ 想想今天应该有 $100+100+60$ 就觉得很开心。但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, $T1$ 因为爆 $unsigned\ long\ long$ debug 了 $40min$ ,又因为 $T2$ 忘了开大栈空间而 $RE$ 消耗了些时间,最后留了 $2hr$ 给 $T3$ 的暴力。但最后只有 $10pts$ ,链和菊花图都没拿到,当时感觉心态有点崩。期望得分 $100+100+10=210$ 。

下午和同学一起宅在酒店嗑农药,看电影,一起毒奶说 $Day\ 1$ 没考 $DP$ , $Day\ 2$ 不会全是吧。晚上因为恰什么讨论了半个小时,最后随便找了一家。睡觉前去吃了点夜宵, $11:00pm$ 睡了。

Day 2

$5:40am$ 被同学叫起来。他晚上起来找蚊香凉了肚子,现在肚子疼找我要手机看周围药房的地址,从这以后就没睡着了。早上起来,外面大雾。 $Day\ 2$ 的密码又让我难受了一下。下发的txt文本开头有一个空格,导致我直接 $Ctrl-A-C-V$ 密码错误。开局先睡了半个小时,然后看了看数据范围,发现 $T3$ 暴力很足,就先打 $T3$ 的暴力,然后又看其他两道题,这时脑袋一直是晕的,也没有心情想正解,都打了最暴力的暴力就过了。之后扫了半个小时雷,走出考场。期望得分 $32+12+55=99$ 。

中午恰散伙饭,恰完回家收拾收拾,返校准备迎接一个多月没碰的文化课。

Day 3

文化课第一天,云里雾里,基本听不懂。下午教练找我们要考号,说程序和官方数据都下来了,让我们测一下。后来我没去看成绩,但听同学说我考了 $320pts$ 。还行,至少没有省二退役。